读懂新疆——中华民族从多元凝聚为一体的重要样本

2024-04-15 21:06:22 | 来源:泰州日报

字号变大 | 字号变小

  图为“免费看裸体美女脱了衣服露视频胸 在移动网络方面,德国的5G覆盖情况在欧盟排名第四,人口稠密地区的5G网络覆盖率达87%。摄

  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肖春飞 银璐 刘萌萌

  人间四月天,在新疆,当南端的昆仑山下已是繁花满树,北端的阿勒泰滑雪爱好者仍激情飞扬,尽享冰雪运动乐趣;当东端的哈密已是万家灯火,西端的帕米尔高原夕阳余晖,正把群山雪峰染成金色。

  地理概念的新疆,是中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如此广袤;历史概念的新疆,千百年来一个个族群谱写了迁徙聚居、交流交融的壮丽史诗,如此精彩!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着眼“两个大局”,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重大原创性论断,是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时代化的最新成果。

  只有基于以共同体史观为基础的中华民族历史观,才能读懂新疆,才能读懂中华文明起源和历史脉络,才能读懂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汇聚成多元一体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各民族共同缔造、发展、巩固统一的伟大祖国的历史。

  新疆是中华文明陆路对外交流的最重要通道,成为中西文明交流的大磁石、大熔炉

  中欧班列风驰电掣,集卡车队穿梭往来,国际航班频繁起降,边贸市场人声鼎沸……2024年1—2月,新疆外贸进出口总值63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1.4%,已连续28个月实现两位数及以上同比增长,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对外开放黄金通道。

  新疆陆地边境线长达5700多公里,与8个国家接壤,有20个对外开放口岸,是中国连接中亚、西亚、南亚和欧洲最为便捷的陆路通道。如今,在南疆,中吉乌铁路建设稳步推进;在北疆,除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的两条跨境铁路外,中国和哈萨克斯坦间的第三条铁路塔城至阿亚古兹铁路进展顺利。新疆作为中国向西开放的前沿门户,堪称“前途无量”。

  作为一度的偏远内陆,新疆被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唤醒,承续历史荣光。

  数千年来,所有曾经彪炳史册、照亮世界历史发展道路的各区域古代文明,唯有中华文明能够持续至今,地理环境的护佑是一大因素:北边,横亘着沙漠和戈壁,再往北是严寒冻土;往西,矗立着高原大山,再向西是难以逾越的世界屋脊;大陆的东面和南面,是汪洋大海,在公元15世纪到17世纪地理大发现时代来临之前,外界尚无法轻松逾越大海来到中国,只有西北部的新疆地区,能够通向世界。

  “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内,新疆是中华文明陆路对外交流的最重要通道。”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巫新华说,“新疆是亚欧大陆唯一四个方向直接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地方,这里不仅是亚欧大陆巨大地理区域的接界处,也是人类文明交流的最大通道……在东西方文明交流方面,新疆厥功甚伟。”

  “波斯老贾度流沙,夜听驼铃识路赊。采玉河边青石子,收来东国易桑麻。”人们带着商品,还有思想,翻越帕米尔高原,穿过星罗棋布的绿洲或草原,经河西走廊或蒙古高原再往东,就是中华文明腹心地带。这一路,天山的汗腾格里峰、博格达峰,昆仑山的慕士塔格峰,都是重要的地标。

  吐鲁番博物馆,一根长115厘米、2003年出土于洋海墓地的葡萄藤静静卧着。经检测,它距今已有2300年历史,改写了中国葡萄栽培始于张骞出使西域后的历史,将我国葡萄栽培时间提前了至少200年。遥想当年,来自西亚的葡萄被带入新疆,累累坠坠,甜美多汁,以至于这位墓主人将葡萄藤陪葬,期待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享用珍馐。

  中国拥有百万年的人类史、一万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新疆与中原地区的交流,早在先秦时期就开始了,玉石之路、彩陶之路、粟米之路、小麦之路……在交流中成形。有学者认为,姜寨遗址(距今约6700—6300年前)出土的一件青白玉三角饰,是最早出现在中原地区的和田玉文物。1976年,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发掘的商王武丁夫人妇好之墓中,发现了不少来自新疆昆仑山的和田玉。

  公元前60年,汉统一西域并设西域都护府作为管理西域的军政机构,中原地区通往新疆地区和欧亚各国的道路更加通畅,类别越来越多、层次越来越丰富的物品在这条路上流通,东西方文明交流逐步增强,如一条双向奔涌的思想长河,在新疆交汇激荡。

  “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著名学者季羡林生前如是说。

  新疆不仅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门户,更是中介与枢纽,中华文明突出的包容性,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新疆,能够非常深刻理解中华文明为何能够演化成为融合农耕、草原、海洋文明的恢宏广大之文明体系。

  新疆特殊的地理环境,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多种文化、多种宗教在此汇聚、交流、碰撞与融合。祆教、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都陆续传到新疆。新疆又像一个巨大的熔炉,不断把历史上各种不同宗教熔铸一炉,形成了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

  2013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队对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曲曼遗址的考古发掘表明,这是一处2500年前的拜火教(祆教)古墓葬遗址,与拜火教早期文化存在密切联系。主持此次考古发掘的巫新华说,作为亚欧大陆通道的关键区域,世界史上许多重大事件,均在新疆地区展开,研究人类文明的发生、发展,中国新疆区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地域,“对于新疆这个亚欧大陆各古代文明相互交流、彼此互动的文明中介区域的作用研究、说明,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曲曼遗址位于塔什库尔干河西岸的吉尔赞喀勒台地上,四周群山巍巍,尽显帕米尔高原的雄浑苍茫,帕米尔旅游区讲解组主管阿丽玛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此地时的震撼:墓葬地表一侧方向大面积铺设的黑白石条带,由黑白两色鹅卵石摆放而成,黑白相间,相互错落,给人以强烈的明、暗光线感觉,代表着拜火教的火崇拜、光明崇拜、善神崇拜。这处黑白石条遗迹,也是亚欧大陆上已发现拜火教最大的地画。

  拜火教虽然早已消失,但新疆历史上信仰过拜火教的民族,至今仍保留着拜火的习俗。有的地方新娘进新房前,要绕火堆一圈;有的地方过“灯节”,会在屋顶燃起火把,在外面燃起篝火,全村照耀得如同白昼。阿丽玛了解历史之后,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现实生活中很多习俗的由来。

  任何一种现代文明,都是在时间的长河中融合而生的,是历史上多元文化要素层层叠加、不断累进,融汇融合而来。原有的历史文化痕迹都会在这个现代文明中存在,不会被完全擦掉。正如恩格斯所说:“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

  时间就是如此奇妙,中国各地青少年如今热衷的舞狮,历史上是从新疆传入中原的。

  公元87年,安息王派使献狮,狮舞也渐渐向东行进,在南北朝时期经龟兹地区传入中原,这在《乐府杂录·龟兹部》中有记载:“五常(方)狮子舞由龟兹传入长安”。到了唐代,“五方狮子舞”更是风靡长安,官方经常组织盛大的舞狮会,还传到了日本。

  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中曾发现一尊舞狮泥俑,藏在狮头、舞衣下的两位表演者露出双脚。

  五代十国之后,随着中原移民南迁,舞狮文化传入岭南地区,形成了今天的广东“醒狮”。2020年,广州市花都区秀全外国语学校教师魏开源到喀什地区疏附县参加援疆工作,他的梦想,就是让南疆的青少年练习舞狮,强身健体、磨炼意志、传承文化,让这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技艺重新在昆仑山下扎根。

  “我还在上小学时,魏老师就跟我们讲过狮舞如何在千年前从西域传入中原的历史故事。”舞狮队员伊敏江·图尔荪说,正是那些生动的细节,让他和小伙伴逐渐爱上了舞龙舞狮。

  魏开源所期待的,今天已经实现,疏附县已有200多支龙狮队伍,拥有多所龙狮文化特色学校,实现全县所有乡村中小学校龙狮教练员全覆盖,他们今年计划参加第十届全国中学生舞龙舞狮锦标赛。

  历经千年,舞狮以全新面貌又回到原点;新疆舞狮少年,听鼓点声响起,仍然如千年前一般热血沸腾。

  新疆是数千年持续不断的人群迁徙聚居地,交往交流交融为中华文明增添活力

  《大唐西域记》中的“东土帝子”是谁?

  当年玄奘西行取经归来,在于阗驻留良久,《大唐西域记》对此着墨颇多,书中写道:“昔者,此国虚旷无人,毗沙门天于此栖止。无忧王太子在呾叉始罗国被抉目已,无忧王怒谴辅佐,迁其豪族,出雪山北,居荒谷间。迁人逐牧,至此西界,推举酋豪,尊立为王。当是时也,东土帝子蒙谴流徙,居此东界,群下劝进,又自称王……”说的是,在无忧王(即印度阿育王)年代,他放逐了一批豪族,由西往东翻越雪山,而东土帝子由东往西,双方都来到今天的和田地界定居、称王,双方发生战争,东土帝子一方胜利。

  关于“东土帝子”的身份,学术界无定论,有“氐人”“羌人”之说,也有人认为,“东土帝子”可能是《山海经》中所说的帝鸿之子“浑沌”,还有人基于印度阿育王与中国秦始皇处于同一年代的史实推测:“东土帝子”是否可能为当时在陕北修长城的秦太子扶苏?他没有自杀,而是率部众流亡一路向西来到于阗?

  因为特殊的地理大通道位置,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区,在汉代、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各民族迁徙频繁,如果能做一个新疆古代人口迁徙动态图,就可看到时间长河里熙熙攘攘,一个个族群,有的来了,有的走了,有的融入其他族群。

  2021年6月,一位白发满头却身姿优雅的老人带着她的学生们来到吐鲁番市鄯善县吐峪沟,这是她人生最后一次到新疆,返京不久,她被查出罹患癌症,翌年溘然长逝。

  她就是著名历史语言学家段晴,季羡林的得意门生,一生全情投入古代语言文字尤其是“西域死文字”的研究,而新疆,是她目光从未离开的地方。如果没有她,那么遗存在新疆大地上的多种古老语言文字可能永远成为谜。

  吐峪沟石窟群和佛寺遗址,曾被评为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里发现的文书残片包括汉文、粟特文、藏文、回鹘文等,内容有佛经、世俗文书、古书注本等,部分文书保存较为完整,并有纪年题记,极为丰富,有“文书馆”之称。

  难考的文字、难懂的文献,却是段晴最想竭力还原的灿烂历史岁月。因为她的精准释读,将一幅幅古代社会绚丽多姿的生活画卷呈现在今人面前。

  段晴生前说过,历史上真正的交流发生在族群迁徙过程中。她研究过中国史书记载的塞人,即希腊历史中所称的斯基泰人的迁徙过程,在新疆北疆的草原和南疆的部分绿洲地带上,都曾有属于不同族群的塞人生活,后来又融合到更大的群体中。古代生活在于阗一带的人既使用汉语也使用于阗语,于阗语与塞人使用的语言有很高的相似度,而于阗生活的一部分人的生活习俗也与塞人有相似,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塞人。在迄今为止已发现的于阗文文书中,书写者都称自己是于阗人。这正是在岁月的长河中各民族一代代融合之后的身份认同。

  今天的新疆,多民族家庭越来越多、各民族互嵌式居住越来越广泛、工作生活中的深度交流交融越来越普遍,很多人在遇到“你是哪个民族”的问题时,会响亮回答:“我是中华民族!”

  这也是作为多元文化荟萃、多种人群汇聚之地新疆的集体认同。

  新中国成立后,从解放军战士“铸剑为犁”,到“八千湘女上天山”,从知识青年奔赴边疆,到如今热土新疆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中国,像新疆这样自古至今人群持续不断有新鲜血液补充的交融之地并不多,由于地域广袤,跟近代上海、当代深圳这样由人口流动支撑起来的大城市也不一样,呈现出鲜明的特点,为中华文明持续增添活力。

  新疆作家刘亮程曾细致描摹过“新疆面孔”。

  他说自己的长相聚集了新疆各民族的特性,“我长得既像维吾尔族,又像哈萨克族,还有点像蒙古族,回族人也有点像,我在文联上班的时候,经常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或者蒙古族朋友推开办公室,用他们的语言跟我打听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事。”为什么会这样?刘亮程认为,“是眼神的原因,新疆人的眼神,确实跟新疆那种遥远的地理环境有关,一眼望不到边,太阳直射下来,你的眉毛必须朝下沉,你的眼睛也要朝里凹,久而久之你的眼窝就深进去了,眼球就朝里面长了,你就变成这样看人的一种眼神了……”

  另外一位新疆作家李娟,小时候她的母亲在新疆,外婆在四川,幼年时李娟就开始往返川新两地,后来在阿勒泰偏远村庄定居下来,她说:“在我曾生活过的那些闭塞角落里,一批又一批的人们涌进去讨生活,但大部分都无法忍受那里艰辛而寂寞的现实,很快离开了。留下来的,全是足够勇敢、坚强又乐观热情的。”

  地理环境决定性格,新疆大地广袤,开车上路,几百公里不见人烟是常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跟人口稠密的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有很大不同。

  63岁的广告策划人黄宏浚来自台北市,曾在北京等国内大城市工作生活过,也在日本、美国等国家待过很长时间。3年前他来到新疆,参与由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发起的“新疆礼物”品牌建设等多项企划案。

  当问起新疆最吸引黄宏浚的是什么,他脱口而出:“人!”

  “我很喜欢观察生长在这里的人们,在皮山县垴阿巴提塔吉克族乡,年轻人跟老人打招呼时会微微弯腰,头发花白的老人会花十几分钟为陌生人带路,大人与小孩拥抱时脸颊会贴得很紧。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信赖,难能可贵。”黄宏浚感慨说。

  从古至今,来到新疆这片土地并定居下来的人,目的各不相同:有的是躲避战乱,有的是为国戍边,还有的是为了温饱生计——新疆地广人稀,物产丰饶。这块土地,这块土地上的同胞,人们怎会不珍惜?

  清同治六年(1867年),阿古柏侵略军从南疆进入北疆,虏掠屠杀,1870年进犯至迪化(今乌鲁木齐),民团首领徐学功率队抵抗,苦战数年后终于等来了左宗棠大军。

  徐学功的祖父原来是甘肃的军官,1777年调防至新疆,从此一家人定居在此。徐学功兄弟8人,他的兄长学信和6个弟弟学明、学忠、学孝、学第、学策和学义,均在保卫家乡的战斗中牺牲。他虽然是农民出身,但爱读《精忠岳传》,豪爽大气,为官清廉,遗憾的是,现在知道他事迹的人,不多了。

  在很多人眼里,新疆只是“诗和远方”,并不完全了解这块土地对中华文明持续而深沉的贡献,所以刘亮程用诗性语言,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站在新疆看整个祖国:“都说到了新疆之后才知道中国之大,我的理解是,到了新疆,你其实是站在了国家的西北角上朝东再看祖国,你这样看的时候,你的眼睛中加上了新疆这六分之一的版图,加上了新疆这几千年的文化,加上了这些文化所赋予我们的所有内涵。你站在新疆看整个中国的时候,你的眼睛中不仅仅只有黄河、长江,还会有塔里木河,有额尔齐斯河,有伊犁河;你的眼中不仅仅有黄山、庐山,还会有天山、昆仑山、阿尔泰山……你这样看中国的时候,中国当然大了,你把新疆那六分之一的国土加到自己心中了,这时候对中国的信心也就更大了。”

  新疆是中华民族汉唐气概的主要养成地与延续地之一,留下强健的精神气质与强烈的文化自信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有一处著名景点江布拉克,电影《封神》曾在此取景。初春时节,已是游人如织,不少人游览壮美自然风光的同时,也会赶往不远处的石城子遗址,感怀近两千年前“喋血孤城”与“雷霆救兵”的壮烈往事。

  石城子遗址即东汉时的疏勒城,位于天山北麓,依傍山涧,易守难攻。公元75年,匈奴大军猛攻疏勒城,大汉戊己校尉耿恭率军血战不降,苦撑9个月,将士们为了充饥,甚至煮吃生牛皮制成的铠甲和弩弦。与此同时,另一名汉将范羌率兵前去营救。最终,两军会合杀出匈奴包围,且战且退一起进了玉门关,却只剩13人且“衣屦穿决,形容枯槁”。

  史载,当时驻守玉门关的中郎将郑众,见到这13名勇士归来,感动不已,亲自为他们沐浴更衣,并给皇帝上疏为13名勇士请功:“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百千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

  《后汉书》作者范晔将耿恭与苏武并列,认为西汉有苏武东汉有耿恭:“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

  “不为大汉耻”“不为大汉羞”,十个大字,穿越时光,至今令人动容。

  在汉代,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强烈的国家意识,有了强烈的国家认同感与国家责任感。他们精神强健,以英雄为荣,以爱国为荣,那种到西域去争当英雄、自觉为国效力的生命价值取向,贯穿两汉400余年。

  汉朝名将辈出,但除了职业军人,汉朝文官到边塞立功的意愿也十分强烈,主动请缨的故事,遍布史书。

  在西域立下不世功勋的班超,留下了“投笔从戎”的典故,当时他是这么说的:“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在他的偶像中,傅介子还排到了张骞的前面。傅介子是汉昭帝时期一个小小的文官,当时西域不稳,一些城郭投靠匈奴,抢掠汉朝商队,杀害汉朝使者。傅介子主动出马,只带了11个人前往,擒贼擒王,杀鸡儆猴,迅速稳定了局面。他后来被封为义阳侯。

  英雄崇拜,薪火相传。唐代诗人王维在《老将行》颂扬耿恭:“誓令疏勒出飞泉,不似颍川空使酒。”唐代诗人许浑则在《献鄜坊丘常侍》诗中赞叹:“蓬莱每望平安火,应奏班超定远功。”

  血性、尚武、敢为天下先,盛世大唐也在西域承继了汉代气概。

  “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曾写下“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表达对于从军建功、守卫边关的渴望。一时边塞诗蔚为大观,不少文人像2023年热映动画电影《长安三万里》的男主角高适一样,纷纷前往西域,文武双全,能“上马杀贼、下马赋诗”。

  唐代,中央政权对西域的管理更加强有力,在力量布局、管辖治理等方面完善且成体系。公元640年和公元702年,唐设安西、北庭两个都护府,后来又升级为两个大都护府,分管天山南北广大地区。都护府为唐朝在西域的最高军事、行政机关,官有定员,职有专任,大都护下设副大都护、副都护。安西都护府统辖22个都督府,北庭都护府统辖23个都督府。天山南北诸绿洲、草原地带,皆为一统。

  唐在伊州、西州、庭州以西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推行府州制,按部落或地区大小,列置府、州、县,任命当地的少数民族首领担任都督、刺史等官职,他们作为唐朝命官,都承担着为国守土、遣兵助战的义务。

  考古人员从尉犁县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清理出的文物遗存中,看到了上千年前唐代将士艰苦的戍边生活——“昼则荷戈而耕,夜则倚烽而觇”。他们既要守烽燧,观敌情,随时参加战斗,还要参与屯田,以保障军需、温饱,并稳定当地各族百姓的日常生活。

  唐朝沿袭历代中央政权屯田戍边的传统,继续在西域实施屯田。据统计,当时安西大都护府、北庭大都护府治所等地屯田共56屯,以每屯50顷计算,屯田达2800顷。大规模屯田,推动了西域社会经济的发展,直接维护了政治稳定。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中发现的文书,记录着守边将士的家乡:沙洲、河州、岐州……说明他们大都来自中原,有的军士已经年过半百却因为遇到兵力不足的时候,无法换防回乡。但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抱持着“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坚韧信念。

  新疆,是汉唐气概的主要养成地之一,也是汉唐气概绵延不绝的地方。汉唐气概,铭记着中国历史上这两个伟大的朝代,留给后人的,是强健的精神气质与强烈的文化自信。

  安史之乱爆发,也给西域的稳定带来危机,唐肃宗为平叛抽调大量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的守军,导致西域的兵力空虚,吐蕃借机侵入西域,阻断了西域与中央政权的联系。即便如此,西域各地守军仍然极力稳定社会,捍卫大唐疆土。

  2022年,在吐鲁番巴达木东墓群中,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吐鲁番学研究院的考古人员发现了曾在唐代任北庭都护府副都护的程奂的墓。

  墓志中,有“唐”或“大唐”称谓,可以看到,程奂跟随他的长官李元忠,在国家危难之时,“克奉正朔,坚保封疆”,与众将士坚守西域。

  当时唐中央政权在河西、陇右失陷以后,便完全失去了和西域的联系。李元忠等留守西域的孤军多次遣使奉表,与朝廷联系,每次都受阻不能到达长安,“声问绝者十余年”。直到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李元忠等人派遣的信使,万里迢迢绕道蒙古高原,经回纥来到长安之后,朝廷这才惊喜地发现,安西和北庭还依然控制在唐朝留守部队手里……

  李元忠坚守西域18年,提倡俭约、鼓励农桑,并与西域各地认同唐统一管理的少数民族部族,坚持与吐蕃对峙,直到卒于任上。他留下的那支西域白头孤军,何时消失于历史中,没有文字记载。但汉唐气概,一直铭刻在中华民族的血脉中,唤醒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信心。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

  2020年,新疆唐锦纺织有限公司在图木舒克市成立,公司负责人张文茂说之所以取名“唐锦”,因为唐锦华丽大气,织造工艺精湛,铭刻着大唐风度,见证了丝绸之路上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是中华纺织技艺的一个高峰。

  在纺织技艺之外,唐锦纺织有限公司还因它创办的书院出名。张文茂聘请专职教师,给职工子女开展诗词、书画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训。书香氤氲,孩子背诵唐诗、练习书法,一墙之隔,是安心工作的妈妈们。

  11岁的艾孜麦提·阿布都塞米在书院学了一年书法后,技艺精进。“春节很多人找我帮忙写春联,大家都夸我是‘小小书法家’。”他仰着小脸自信地说。

  “脸上有笑,眼中有光,心中有梦,这便是我所看到的被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滋润的新时代孩子们的真实写照。”张文茂说,他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听着孩子吟诗诵词。目前全疆已开设6家唐锦书院。

  新疆是守护中华文明、增进文化认同的重要力量

  纵观中国历史,有一条规律:国家强则新疆安。

  西汉末年,外戚专权,王莽篡政自立,建国号“新”,结果天下大乱,匈奴乘虚而入,以武力胁迫“敛税重刻”西域诸城郭,后者“思汉威德,咸乐内属”,多次遣使贡献,恳求东汉政府依照西汉旧制派遣西域都护管理,此后东汉经不懈努力,“三绝三通”,再度统一西域。

  新疆创作的歌舞剧《班超》讲述了一段生动感人的历史故事:公元76年,驻守疏勒的班超奉旨东返,到达于阗时,于阗“王侯以下皆号泣曰‘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请求班超留下,被感动的班超决定返回疏勒。他前后坚守31年,换来了西域的安定。

  “班超是东汉连接西域与中原地区的‘纽带’,是历代安邦定国之士的缩影,映衬着今天无数扎根边疆、甘于奉献、团结一心的奋斗者形象,也反映了西域各族百姓对于汉中央政权的信任与深情。”《班超》总导演陈蔚犹记着在创排作品中的深切感受。

  国家强则新疆安,因此,中央政权一旦有事,西域各城郭莫不争先恐后尽力相救。

  安史之乱发生后,于阗王尉迟胜亲率5000于阗子弟入关参与平叛。《新唐书》记载了当时的感人一幕:“安禄山反,胜使弟曜摄国事,身率兵五千赴难。国人固留胜,胜以少女为质而行……”当时于阗人舍不得尉迟胜离开,他为了表示自己仍归故土的决心,特地将女儿留下来。但尉迟胜此后始终追随唐皇,把王位让给弟弟,再未回于阗。

  公元757年,回纥葛勒可汗也派长子叶护率军帮助唐平定安史之乱。在叶护与唐肃宗长子广平王见面时,广平王要为他设宴接风。叶护称:“国家有难,远来相助,何暇食为!”一年后,唐军在回纥军的支持下收复长安。安史之乱平定后,唐肃宗感叹:“万里绝域,一德同心,求之古今,所未闻也。”

  安史之乱最终得以平定,来自边疆的部队立下汗马功劳。杜甫在《观安西兵过赴关中待命二首》诗中赞道:“奇兵不在众,万马救中原。谈笑无河北,心肝奉至尊。”

  在历史长河中,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璀璨夺目的中华文明,铸就了伟大的中华民族,国土不可分、国家不可乱、民族不可散、文明不可断的共同信念深入人心。

  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时,突厥登里可汗在接受唐玄宗册封时称:“奴身曾祖以来,向天可汗忠赤,每征发为国出力……愿天下一统。”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中,“一体”力量占主导。即便在面临分崩离析的乱世,仍有不灭的曙光,始终闪现在历史的地平线上,追求“一体”“大一统”“天下一家”。

  晚清以降,国力衰微,列强觊觎,外敌入侵,新疆首当其冲,陷入动荡之中。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从吐鲁番额敏和卓协助清军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到南疆各族民众配合清军擒获张格尔,从塔吉克族英雄库尔恰克誓死抵抗浩罕汗国入侵,到各族军民狠狠打击阿古柏侵略军……新疆人民在抵御外侮、争取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过程中,团结凝聚从自在走向自觉,进一步深化了各民族命运共同体的认识,以维护祖国统一为最高目标的爱国主义精神,成为新疆各族人民的心理认同。

  “深层次来讲,这是源于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基于中华民族最本能的精神渴望与需求。”巫新华说,天人合一、敬天法祖、天下观念,是中华文明区别于其他文明的显著文化特征,“中华文化认同,超越了地域、乡土、血缘世袭、宗教信仰,尤其是遭遇外部危机的时候,这种文化认同,会爆发强大的凝聚力。”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站在毛泽东主席身后的一位年轻人,是来自新疆的赛福鼎。

  赛福鼎曾多次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和关怀保护,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毛主席的话语让我既感到惊讶,又激动,更让我深感敬佩。惊讶的是他对新疆的历史,维吾尔族的历史和现状如此熟悉;激动的是他根据大量史实,发表了大量赞扬各族群众的言论,这让我对作为中华民族一员的身份感到更加自豪;敬佩的是,他将新疆各族人民看作是骨肉同胞,看作是自己的亲人,展现出共产党人的深情厚意。他的爱心像金子一般璀璨,像海洋一样深沉,这怎能不令人钦佩呢。”

  “毛医生”——这是吐鲁番所有湖南省援疆医务人员共同的名字。一位年过九旬的维吾尔族奶奶做了心脏支架手术醒来后,就一直称湖南援疆医生为“毛医生”。她说:“你们是毛主席家乡来的医生,是党派来照顾我们的。”

  “湖湘子弟满天山”“八千湘女上天山”,历史上湖南与新疆有着深厚的情缘。2023年4月,湖南省第十批援疆工作队180名队员来到吐鲁番,置身于这块历史悠久、文脉厚重的土地,深感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历史逻辑与时代意义,决定擦亮“红石榴”品牌,打造“毛医生”品牌。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双龙镇十八洞村,吐鲁番市高昌区亚尔镇新城片区新城西门村,是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过的地方。在湖南援疆工作队推动下,新城西门村与十八洞村结对共建,打造吐鲁番市乡村振兴示范点。走进新城西门村,街道整洁,屋舍俨然,篮球场上一片欢声笑语。村民吾买尔·买买提开了一家“门洞商店”,店名取自新城西门村的“门”字与十八洞村的“洞”字。

  千山万水,千门万户,千言万语,都浓缩在这个小小的商店。

  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奋斗了一百余年,现在中国不仅仅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华文明的生命力与影响力也正在被世界重新审视,为全球多元族群如何走出对立、融合会通提供了中国智慧。

  中华文明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的根脉所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民族团结之本。在新疆溯源中华文明,能够清晰看到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的文化脉络与历史根基,也能清晰看到中华文化始终是新疆各民族的情感依托、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当前,新疆正在以更加有形有感有效的举措推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中国式现代化的新疆实践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

【编辑:刘阳禾】

下载第一记者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